【甘肅日報】求富思進 奮斗以成——慶陽市激發內生動力決戰脫貧攻堅走筆
作者: 來源: 甘肅日報 發布時間: 2019-08-30 20:42:35
一鍵分享到:

新甘肅·甘肅日報記者 安志鵬

慶陽,山川溝梁峁塬兼有,地形復雜,基礎薄弱,脫貧任務重,脫貧難度大。

脫貧攻堅戰的號角吹響后,受政策福利和惠民舉措的恩澤,慶陽革命老區廣大貧困山村基礎大變,條件大好,一改舊時模樣。

看著基礎面貌日新月異、扶貧浪潮一浪高過一浪,這方黃土地上不甘落后的人們,感恩奮進,勃發向前,與命運抗爭,與貧困“決裂”,書寫了一個又一個奮發脫貧、奮斗出彩的生動故事。1567069696844015840.jpg

寧縣焦村鎮海升蘋果基地的工人正在襯枝。

心若不困何以貧?

提起慶陽北部的環縣,熟知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將它和廣袤、干旱、貧窮這幾個詞聯系起來,其貧困程度、脫貧難度,皆屬慶陽之最。

貧窮限制了這里的發展,卻沒有限制人們求富思進之心。

羅山川鄉大樹塬村的李相玉就和貧困進行了一場“殊死”較量。

9年前,李相玉還是大樹塬村響當當的有錢人,他曾在陜北一煤礦攬上了運煤的活計,雖說辛苦,但也為他攢下了30多萬元的積蓄。

2010年,返鄉后,李相玉花20萬元蓋起了8間新房,用10多萬元給兒子娶了媳婦。隨后,他又開始縣內外打零工。

2013年,借助5萬元的扶貧貼息貸款,李相玉搞起了養殖,一舉引進了85只小尾寒羊,成為全村的養羊大戶。

然而,這次養殖卻成了李相玉家由盛而衰的“滑鐵盧”。1567069128956028752.jpg

環縣羅山川鄉大樹塬村貧困戶李相玉給記者演示做笤帚。

由于養殖經驗和知識欠缺,李相玉家的羊相繼患上了肺病、胃病,不到半年時間,整圈羊幾乎全部死亡。李相玉前前后后賠了14萬元。

禍不單行。在此前后,李相玉的媳婦因病做了兩次大手術,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兒子兒媳離了婚,他又給兒子張羅了一門婚事。

李相玉在物質和精神上受到了雙重打擊。“日子突然從人前過到了人后,我覺得非常丟人,那幾年不見人、不上街、不走親戚。”李相玉回憶,他覺得自己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2014年1月5日,對李相玉而言,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孫子李永琦出生了。看著胖乎乎的小子,李相玉突然心疼了起來。

“為了孩子,我也得甩開了干。”“如果我這樣消沉下去,家散了怎么辦?”“以前能把日子過好,現在有啥不行?”……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李相玉決定重新站起來。

李相玉遂決定種植金絲穗,準備學習做笤帚。“我在內蒙古務工時,曾見當地人做笤帚,每家收入至少四五萬元。”李相玉說。

2014年至2017年,李相玉將金絲穗從1畝種到了10畝,笤帚的效益也跟著翻了番,但收益并不可觀。

倔強的李相玉不服輸,他先后多次到內蒙古取經,將別人的產品帶回來細細研究,并在金絲穗種植管理、產品升級更新上做了創新。

“別人能行,我咋就不行?”李相玉說,“金絲穗是個寶,籽可以做飼料、桿可以做飼草、穗可以做笤帚,這個產業一定行。”1567069735912005443.jpg

華池縣南梁鎮高臺村辣椒基地的群眾分揀辣椒。

令李相玉喜出望外的是,2017年底,環縣電商辦對口幫扶上了大樹塬村,李相玉的笤帚從線下走到線上,銷售渠道變得更為廣闊。

2018年,李相玉的手意外受傷,只做了2000多把笤帚,就創收1萬多元。“今年我種了12畝金絲穗,手現在也好了,保守估計,純收入可達5萬元。”李相玉給記者算了筆收入賬。

不僅自己搞,李相玉還帶動周邊4戶群眾每家種植金絲穗10畝以上,免費傳授他們做笤帚的手藝。“我負責統一收購,然后交給電商辦。”李相玉說,得抱團把規模和影響做上去,才能真正撈到金。

不止如此,2017年,李相玉家被確定為貧困戶,隨后低保、免費棚圈及揉絲機、貼息貸款等扶持政策相繼落地,他再次搞起了養殖。

如今,羊、豬、驢、雞、鴨、狗、兔子、鴿子,李相玉每天悉心經營著這個“動物園”,而且種著100多畝耕地。除了這些,他堅持每天將耄耋之年的父母背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給他們喂飯、侍候。

這些年,歲月在他身上刻下了滄桑,卻也沉淀了自信和堅毅。雖然每天忙得不亦樂乎,但李相玉的臉上卻始終洋溢著笑容。

在他的帶領下,家人們都動了起來,就連腦部意外受傷的兒子也在他的影響下,逐漸干起了力所能及的農活。

2018年,李相玉還清了所有欠款,并已順利脫貧。

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只要心懷希望、堅持奮斗,生活總會向你露出笑臉。

志若磐石身殘又何妨?

去年以來,慶陽市有兩位殘疾人受到當地媒體“熱捧”,一位是環縣天池鄉曹李川村羅望民,一位是正寧縣三嘉鄉關川村關長俊。他們一個在北,一個在南,素未謀面,卻有著共同的默契——不向命運低頭。

17歲時,因為一場意外,羅望民右腿高位截肢。身體的痛苦和心里的痛楚深深煎熬著這位青年,他曾嘗試用絕食、跳樓等方式結束生命。

出院回家后,看著忙前忙后和日漸憔悴的父母,羅望民一次次地問自己:“難道真的要讓父母這樣伺候一輩子?”“殘疾人就什么都不能做,人生就一點意義都沒有?”

2003年春節剛過,在父親的幫助下,18歲的羅望民獨自一人在距家20里外的鄉鎮街道辦起了門市部。在這里,羅望民不僅重燃了生活的斗志,而且收獲了甜蜜的愛情。1567069177242035922.jpg

環縣天池鄉曹李川村殘疾人羅望民給牛添草。

緊接著,羅望民成了家,有了孩子,他覺得肩上的擔子更重了,也由此變得越來越堅強。為了解決一條腿“慢”的問題,他硬是學會了騎摩托車,考取了小汽車駕駛證。

2008年,羅望民來到慶陽市區務工。他與妻子陶林林給樓房外做保溫、粉刷工作,每次上樓時,自己爬一會,妻子背一會,雖然很辛苦,兩人卻配合默契、相惜相愛,夫妻倆賺錢給家里蓋了新房子,買了小汽車。

間歇性的務工,來回折騰較大,收入還不穩定,羅望民和妻子商量,決定回家搞養殖。

2018年,羅望民在自家原有5頭牛、10只羊的基礎上,用務工積蓄進行販賣、育肥,滾動擴大規模。一年時間,他家的牛存欄迅速擴展到14頭,羊存欄也擴大到35只。

堅韌、勤快、有干勁的羅望民被曹李川村“兩委”相中。隨后,他擔任起了所在村民小組——峁旦組的組長。

在他帶領下,峁旦組44戶群眾,養牛5頭以上的農戶10戶,羊存欄20只以上的農戶11戶,該組牛存欄100多頭、羊存欄400多只。

在慶陽市最南端的正寧縣三嘉鄉,殘疾人關長俊也有著另一番奮斗人生。

55歲的關長俊是三嘉鄉關川村人,兩歲多時因患小兒麻痹致殘,雙腿萎縮,不能直立行走,姐姐背著他讀完了小學。1567069291616059895.jpg

正寧縣三嘉鄉關川村殘疾人關長俊給養喂草。

“雖然我雙腿殘疾不能走路,但我的雙手不想閑著。”關長俊說,他種過西瓜、經營過果園,還經常指導村里的果農修剪果樹。

2013年,關長俊注冊成立了常生養殖場,養了40只小尾寒羊,但因養殖不規范,羊的死亡率很高。

關長俊深刻認識到了技術的重要性。他托弟弟花了600多元從外地購回了一套《羊的飼養與管理》叢書,并通過電視、手機進行輔助學習。

“現在只要羊叫,我就能聽出來它得了什么病?”關長俊自豪地說,他還專門建立為羊建立了藥房,儲藏著各種備用藥物。

2017年7月,暴雨突襲,常生養殖場地基下陷,背墻倒塌。當時已是晚上9時多,關長俊大聲呼喊,村里的人沒有聽見;場里飼養員老頭因為耳聾,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沒有辦法,關長俊爬進羊圈,跪在地上來回打轉,直至把羊趕到安全地帶,此時天已快亮,他的身上沾滿了羊糞和泥水。

“我也曾想過放棄,我一個殘疾人、五保戶,睡著等吃政府也會管。但我不愿意,人沒有事業活著有什么意思,自己能過好何必要求人?”關長俊說。

在這種信念的支撐下,短短幾年間,關長俊利用各級殘聯和畜牧部門的扶持,建了28間羊舍,將羊從40只穩定在了230只左右,年收入6萬余元。

與此同時,他還帶動村里10戶殘疾人一同養羊,免費教授他們養殖及防疫技術,幫助他們獸羊,一起增收致富,實現自身價值。

生活短了什么,都不可短了精神;脫貧少了什么,都不可少了志氣,脫貧路上,志氣愈堅,步履愈鏗。

技若在手致富有何難?

脫貧致富,需要“良種”,更需“良法”。

婆婆患有冠心病、肺心病,公公腦溢血手術后變得癡呆,大哥先天性精神殘疾,張艷存夫婦既要照顧老人,又要照顧自己的一雙兒女和侄女,負擔較高,家庭貧困。

36歲的張艷存是慶城縣馬嶺鎮官廳村人,因為家庭貧困,夫婦倆非常努力,給油田掏過廁所、打過零工、搞過養殖。

2001年,張艷存夫婦看著馬嶺這個老油區工人多,種植蔬菜大有前途,于是種了1畝多露天蔬菜,5月下旬上市后,拿到鄉鎮街道零賣,不成想非常搶手,每天收入10多塊錢。

“這樣最多只能賣到8月下旬,此后這幾個月總不能閑著吧?”張艷存思忖著,和丈夫商量后,她決定學習別人搞設施蔬菜。1567069367891055092.jpg

慶城縣馬嶺鎮官廳村貧困戶張艷存(左一)給客人裝甜瓜。

因為沒錢,他們夫婦就找來親戚幫忙打土墻,自己折鐵拱、制卷簾。“我們的卷簾還是自己發明的,用玉米秸稈串成的。”張艷存笑著說,就這樣,他們建起了兩座簡易的小拱棚。

當年10月,張艷存夫婦上了一批西紅柿苗,卻因苗木問題及大棚保溫、光照等設計不夠標準,生產的西紅柿畸形嚴重,未能上市。

一年臘月,下雪天寒,張艷存想著給大棚加加溫,就用黃花菜秸稈點起了火,濃煙提升了大棚的溫度,卻讓蔬菜都“中了毒”,變成了煙灰色。

還有一次,張艷存用水和尿素給油菜噴灑,沒有掌握好濃度,致使胺元素超標。她想著打開風口,吹吹風也許就會好,沒想到剛到開大棚的風口,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與胺元素迅速發生了化學反應,菜葉全沒了,油菜變成禿桿桿。

幾次吃虧讓張艷存清醒地認識到:發展設施蔬菜并非只是“照葫蘆畫瓢”,不掌握“良法”,失敗還將延續。

于是,張艷存買來瓜菜之類的書進行認真研讀,還經常跑到書店查閱資料。“溫度、定植、水肥管理,什么時候干什么,我都用筆記錄了下來。而且只要有培訓,我都會抽時間參加。”張艷存說,什么溫度用什么濃度的藥和肥,可以生產出什么樣的瓜菜,她如今一本賬。1567069399128072603.jpg

慶城縣馬嶺鎮官廳村貧困戶張艷存夫婦清理甜瓜。

加上縣瓜菜站的指導,張艷存家生產的瓜菜品相俱佳,總是“價高一籌”。“別人批5至8毛,我批1塊錢;別人賣1.5元,我賣2元,我們家的菜價雖高一些,但始終很搶手。”張艷存自信地說。

2015年,張艷存利用5萬元扶貧貼息貸款,將大棚擴至12座,并以丈夫的名義牽頭成立了種植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

2017年,他們夫婦爭取到了縣里的扶持項目,政府補助8000元,群眾自籌2000元,建設鋁鍍鋅鋼架大棚。“總共45個指標,我們家申請了20個。”張艷存說,因為自己的配套資金有限,她只能動員村里其他群眾接手剩下的25個。

可馬嶺鎮是個老油區,群眾更喜歡在油田務工增收,沒人愿意經營大棚。在鎮村兩級的幫助下,最終有12戶貧困戶決定跟著張艷存夫婦試一把。1567069833550022498.jpg

合水縣板橋鎮柳溝村鵪鶉養殖合作社。

張艷存夫婦自己育苗,把苗木供給其他群眾后,進行跟蹤服務,以確保瓜菜的成活率和品質。每到瓜菜病毒高發期,楊艷存都會發微信朋友圈提醒大家、提供“良方”,而且經常通過微信開展技術指導。

2017年、2018年,官廳村瓜菜產業連獲豐收,每年每個大棚純收入7000元以上。12戶貧困群眾一下子嘗到了甜頭,其他群眾也眼饞了起來,今年有的群眾開始自己建起大棚種植瓜菜。

如今,張艷存不僅摘掉了窮帽,還成了全縣的名人:雙學雙比帶頭人、脫貧致富帶頭人、致富標兵、致富能手、婦代會代表……

從去年開始,她變得更加忙碌,除了經營自家的大棚,還屢屢被邀請到全縣各鄉鎮、各村組作宣講,介紹致富經驗和瓜菜管理技術。

一技在手,致富不愁。在脫貧奔小康的征程上,產業是最穩固的依靠,技術是最核心的力量。

業若穩固誰愿“廝守”貧困?

誰也沒想到,鎮原縣開邊鎮解放村會像今天這樣“發達”。

6年前,解放村還是一個貧困村,沒有任何主導產業,村民人均純收入3700多元。

2013年,新一屆村黨支部書記朱澤明上任后,他組織群眾到陜西閻良學習小拱棚種植甜瓜技術。隨后,全村建了250多個小拱棚。

因為離縣城近和交通優勢,甜瓜一上市,來此買瓜的人絡繹不絕。“五一前后,每斤甜瓜賣到6至8元,每家每天收入1000元左右。”朱澤明介紹,甜瓜使得群眾收入小有提升。

但真正改變解放村并非甜瓜。1567069450878002717.jpg

鎮原縣開邊鎮解放村群眾封裝禮品西瓜。

2017年,鎮原籍浙江商人孟娟娟來解放村考察,提出只要能流轉出1000畝整體連片的川臺地,她就在解放村投資。

為留住客商,朱澤明當即承諾,10天之內將土地流轉到位。“農民都有土地情結,很多人不愿流轉。”朱澤明說,他反復做群眾工作,言明利害,最終流轉成功。

隨后,孟娟娟在鎮原縣注冊成立了慶陽農興盛農業發展公司,開始在解放村大規模發展設施禮品西瓜。解放村“兩委”與農興盛公司達成共識,每畝土地每年流轉費500元,公司每年再向每畝土地保底分紅200元。

2018年,農興盛公司在解放村培育了2500座大棚的禮品西瓜。由于光照足、溫差大、土壤好,生產出的無籽西瓜皮薄、瓤酥、糖度高、硬度好,不僅口感較好,而且便于運輸儲存,去年每個大棚創收近萬元。

“禮品西瓜個頭不大,生產周期長,產量高,去年公司純收入500多萬元,日均用工三四百人。”孟娟娟介紹,今年公司又在解放村流轉土地1000畝,大棚發展到了5000座,每天用工約600人。

看著農興盛基地超大的用工量,解放村注冊成立了宜農勞務公司,對全村及周邊村子的勞動力進行了注冊登記,按照農興盛公司所需,定向派遣勞務。“這既解決了群眾的務工難題,也解決了公司用工不穩定的問題,同時也給村集體創了收。”朱澤明說。

按照雙方的約定,農興盛公司以每人每月1元錢的標準向宜農勞務公司支付勞務派遣費。去年農興盛公司向群眾支付勞務費280萬元,向宜農勞務公司支付勞務派遣費1萬多元。1567069477729039720.jpg

鎮原縣開邊鎮解放村禮品西瓜基地。

2018年9月,解放村按照“村社合一”和“331+”產業扶貧模式,成立了眾合興種植養殖合作社。群眾也通過在農興盛公司務工學習,更加堅定了依靠大棚致富的想法,27戶貧困戶將政府獎補的29萬元入股到眾合興合作社,決定跟著農興盛公司發展禮品西瓜。

今年,眾合興合作社流轉土地20畝,建起大棚32座,并承諾以13%的比例給貧困群眾進行分紅,這高出了全縣整體分紅比例3個百分點。同時,合作社規定,每個入股貧困戶每年至少在合作社務工12天以上,否則扣除分紅。

“讓群眾有事可干、有業可靠、有錢可賺,他們就會信任你、擁護你。”朱澤明說,以前召開群眾大會,半天來不了幾個人,現在召集群眾大會,群眾都會第一時間趕來,都想知道下一步村里要干什么。

貧困戶朱九奎對此非常認同。“以前我只管種好自家的一畝三分地,村上弄啥與我何干?”朱九奎說,“現在不一樣了,大家的積極性一個比一個高,有事沒事都會到西瓜基地看看,都開始關注和支持這一產業的發展,沒人愿意等靠要。”

朱九奎是村里合作社的固定務工人員,他把自家的2畝土地流轉了出去,住在村里合作社的西瓜基地,看管大棚,每天收入100元。

他對這份工作非常上心。“我覺得這就是我家的事,每次去農興盛基地學習,我都會用本子認認真真做記錄。”朱九奎說,“養苗、滴灌、打岔、施肥、對花、防蟲絲毫馬虎不得,我對合作社負責,其實也是對我自己負責。”1567069771903060835.jpg

寧縣金村鄉蘭莊村百花蜜土蜂養殖農民專業合作吸收貧困戶66戶,全村養蜂695箱,預計戶均收入1萬元以上。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個村人均純收入達到7500元,貧困面下降到4%左右,昔日貧困村舊貌換新顏。

今年,村里合作社的禮品西瓜已培育成功。當前正值西瓜上市時節,每天都有客商在解放村裝載西瓜。朱澤明告訴記者:“現在每斤禮品西瓜批發價2.1元,合作社今年西瓜產值在25萬元左右,凈收入可達15萬元左右。”

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有了穩定的增收產業,就有向前奔的方向和動力,發展有了新干勁,等靠要只能靠邊站。

記者手記:用奮斗書寫別樣人生

慶陽,既是革命老區,又是貧困地區。多少年來,這里的人民困羈于此,勃發于此,用奮斗之筆書寫了一個又一個自強不息、奮發脫貧的故事。

? 近日,記者利用一周時間深入這里的多個貧困鄉村,蹲點跟蹤采訪,記錄貧困村、貧困戶和殘疾人思想轉變、精神煥發的精彩故事,彰顯精神扶貧、技能扶貧、產業扶貧增內力的有力舉措。在采訪中,無論是李相玉數次和貧困較量,羅望民、關長俊身殘志堅不向命運低頭,還是張艷存夫婦發展設施蔬菜拔窮根、摘窮帽,朱澤明流轉土地、留住客商助農脫貧,每一個故事都讓記者深切地感受到,貧困并不可怕,自強的人只要稍有政策支持、外力扶持,就會走出貧困,書寫不一樣的人生。

? ?我們記錄著他們,他們也感動著我們。希望他們的奮斗故事能帶給更多人啟迪,也希望更多的貧困群眾在脫貧奔小康的征程上迸發出更加充盈的內力。

1567069924577025809.jpg

鎮原縣太平鎮柴莊村貧困戶賈兆合給牛添草。1567069962949038045.jpg

西峰區什社鄉文安村貧困戶張文財正在喂雞。?(新甘肅·甘肅日報通訊員 路娜)

責任編輯: 吳樹權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慶陽網”“來源:隴東報”或“慶陽網訊”或帶有慶陽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慶陽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慶陽網+作者”,否則,慶陽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内蒙古快3和尾走势图